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19岁戍边烈士陈祥榕家人近况:姐姐成军中一员奶奶不知孙子牺牲

编辑:admin 日期:2022-08-28 03:39 分类:香港数来宝论坛www30889com118 点击:
简介:2021年2月春节期间,万家团圆其乐融融之时,网络热搜榜突然涌现一则已经发生了半年之久的旧闻。 他们是为我而死、祖国山河寸土不让、一个战士就是一座界碑、祖国山河一寸不能丢、清澈的爱,只为中国。 接踵而来的话题与评论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九百多万平方公

  2021年2月春节期间,万家团圆其乐融融之时,网络热搜榜突然涌现一则已经发生了半年之久的旧闻。

  “他们是为我而死”、“祖国山河寸土不让”、“一个战士就是一座界碑”、“祖国山河一寸不能丢”、“清澈的爱,只为中国”。

  接踵而来的话题与评论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家家户户欢饮屠苏酒,却有四名战士的生命之花永远地绽放在雪域高原上,再也不能回到家乡与家人们共吃团圆饭了。

  一年前他背着行囊与理想从山明水秀的福建来到冰天雪地的喀喇昆仑,一年后他英勇地完成了自己保卫祖国的使命,鲜红的旗帜护送他回到家乡,长眠在屏南的绿水青山中。

  2020年4月,外军频繁违背两国协议协定,在边境越线月,外军越线寻衅滋事,边境局势陡然升温,6月,外军公然违背两国共识,越线搭设帐篷,悍然挑衅。

  但这里是边境,战士们身处的不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甸村庄,危机永远都在一瞬间爆发。他们是祖国土地山河的保护者,必要的时候,他们的鲜血将挥洒在这里,因为他们的身后是祖国与人民。

  那天傍晚,战士们见到了从未如此急切的营长,他匆匆从指挥所跑来,风雪之中边跑边大喊:“所有人备勤,准备等车!”

  陈祥榕还有3个月就入伍满一年了,他身边的战友们让他看到了军人应该有的模样。特别是营长陈红军,不畏艰险困苦,永远带头冲到最前方,他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这样的人,他努力着。

  车开得飞快,感觉是真的要飞起来了,后来,车已经开到了道路不通的地方,营长带着战士们踏河跋涉,什么都不顾地往前冲。齐腰深的湍急河流,硕大无比的山石,近5000米的海拔!

  祁发宝团长按照处理边界问题的惯例和双方之前的约定,仅带几名官兵前出交涉,赤手空拳,伸开双臂。

  但外军蓄意在交涉地现场埋伏大量兵力,携带长棍盾牌涉水越过山壁上写有“中国”的边界线,突然对中国官兵发动暴力袭击。

  祁发宝团长在外军手段残忍的石头棍棒攻击下倒地,满头是血。听到营长的指令,作为盾牌手的陈祥榕与战友肖思远义无反顾追随着营长冲进外军的石头阵、棍棒阵里营救团长。

  救出团长之后,营长看到几名战士被外军围攻,又立即上阵冲锋,而陈祥榕的身影也随着营长消失在暮色中。

  直到战斗结束清理战场,战士们发现营长陈红军的身上有一名战士牢牢地趴着,用尽生命去维持着保护营长的姿态——那是19岁入伍不满一年的陈祥榕。

  2020年6月30日13时30分,烈士的骨灰被运回家乡,雪山、高原、河滩,年轻的陈祥榕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你们。

  他将回到自己的故乡,与屏南县烈士陵园里的56位烈士以及成荫翠柏作伴。悲伤肃穆的哀乐声中,一行胸前别着白花的队伍朝着寨岗山顶走去,为首的战士双手怀抱陈祥榕身着军装的黑白遗像。

  其后一位战士怀抱着鲜红旗帜包裹的骨灰盒,之后是四名守护的战士,以及陈祥榕互相搀扶、泪水成行的家人亲属。

  白菊环绕着山顶直插云霄的革命烈士纪念碑,两名战士缓缓将遗像与骨灰盒放下,一等功臣陈祥榕烈士的安葬仪式开始。

  一枝枝白菊、一次次敬礼、一个个鞠躬、一双双泪水模糊的眼睛,19岁的陈祥榕在高原上用生命捍卫了每一朵绽放的花、每一张开怀的脸,就让他继续躺在家乡,永远守护着鲜花、翠柏,还有为他落泪的人们。

  “谁笑起来露出虎牙,谁的青春刚刚发芽,谁把战友护在身下,谁用生命捍卫国家。”

  “你笑起来露出虎牙,你的青春刚刚发芽,你把战友护在身下,英雄用生命捍卫国家。”

  长着虎牙的男孩出生在2001年,标准的“00后”,爱吃桔子和喝可乐,聊天时也发表情包,和别的同龄男孩没什么两样。

  除了眼睛,他有一双令人难忘的眼睛,善良、坚毅、勇敢、质朴、清澈、乐观,那些美好的形容词一个个从他的眼中蹦跳出来,每一个词都是他成长的印记。

  童年时期,陈祥榕与姐姐陈巧钗由奶奶张赛眉抚养长大,他的父母身处遥远的海南岛上。

  为了改变贫困的家境,他们只能陪伴着一棵棵芒果树成熟结果,而无法陪伴着可爱的儿女一厘米一厘米地长高。

  陈祥榕13岁那年,父亲回来了,在外打工的游子回乡对于有的家庭或许是个好消息,但对于陈家却等来一个噩耗,父亲患淋巴癌回家住院,母亲只身在外赚杨家、治病钱。

  十多岁刚到少男少女的叛逆期,陈祥榕是肆意张狂中最安静的存在,老师回忆起来他一直是沉默寡言的,同学也记得他总是默默完成老师布置的功课与劳动。

  父亲的病没给他恣意青春的机会,每天放学,陈祥榕就骑着自行车飞奔到父亲的医院,端水打饭、悉心照料,有时凌晨三四点他仍在给父亲按摩腿部。

  叔叔说,祥榕从小就爱穿军装,他每次都问爸爸:“我像不像解放军?”可是非常遗憾,当他要穿上军装实现梦想的时候,父亲已经回答不了了。

  无论祥榕如何尽心尽力照顾父亲,病魔还是无情地在一年之后将这个家的顶梁柱、他的父亲带走了。

  父亲患病和离世、青春期、升学,我们可以称之为青春的东西在陈祥榕那里是苦涩的味道,母亲担心他遇到那么多变故会不会出问题。

  于是回到家乡陪他念书,非常严格地管教他,嘱咐他一定要肯吃苦,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可为父亲治病已经让这个家捉襟见肘,还得供姐姐和祥榕读书,就算是妈妈每天在县里打两份工,日子依旧过得非常拮据。

  在这样窘迫的环境下,妈妈担心祥榕会叛逆、不听话的情况却没有发生。他认认真真地念书,暑期就去打工贴补家用,安慰妈妈说日子总会好起来的,尽力以自己稚嫩的肩膀扛着这个家的栋梁。

  卜卜脆的年纪,同学们都在畅想着18岁之后要去外地念书,要旅游、要玩乐、要走遍世界、要征服宇宙。

  只有祥榕整日围着学校餐厅厨师当兵的儿子,问他自己怎么才能去当兵,自己怎么才能上前线。

  少年丧父的经历让这个少年变成一个不易吐露心底想法的人,突然有一天他兴高采烈地告诉姐姐,自己在校园里看到了征兵海报,已经符合年龄了,他想要实现自己从小的愿望去当兵,而且一定要去边疆当兵。

  家里人虽然支持他,但都担心他吃不下苦,无论谁来说,他都斩钉截铁地回答自己不怕苦。

  他的心如此坚定,但事情进行得却没那么顺利,屏南只有两个去新疆当兵的名额,一个已经确定,剩下的一个未定名额竞争很激烈。

  县武装部部长看见白白净净的祥榕满心疑虑,觉得他去新疆坚持不住,祥榕闷着气回了家,几天后就变得黑了壮了。

  他每天五点起床跑步,然后又赶过去集训,最终定下他的时候,向荣已经有了半个兵的样子。

  在家最后的一夜,家里为祥榕举办了欢送会,他穿着军装与家人们合影,头抬的高高,身站的笔直,搂着奶奶、妈妈、姐姐和叔叔表弟们合了影,整个人笑得像个卡通人物,脸上两块肉圆圆鼓鼓。

  入伍之后,祥榕表现优异,他的房间里放着一只小熊,那是打枪百发百中获得的奖励。

  第一次领到津贴,他只留了一百块钱给自己,一半给妈妈,一半给姐姐,并嘱咐姐姐得那一些给奶奶,说自己花不了什么钱,一百块钱够了。

  直到2020年5月份,他发信息给姐姐说自己要上山了,又托战友告诉妈妈自己去山上没信号,让妈妈不要担心,此后便没了消息。

  2020年5月,外军在边境寻衅滋事,祥榕随部队紧急行动,带着他写着“清澈的爱 只为中国”的头盔,从此一去不返。

  “榕儿你的故事,被人们传唱,榕儿你的胸前,也带上徽章/榕儿妈妈问你,勇不勇敢,榕儿你的生命,定格在战场。”

  去年,当地电视台走进了屏南一户普通但不平凡的家庭,走进去,没有华贵的装饰摆设。

  已经一年多了,陈祥榕的母亲姚久穗依旧没能从丧子的悲痛中走出来,她的神情中满是哀伤,望着一个东西就能愣许久,只有给儿子擦拭遗像的时候,姚久穗的眼睛里才会闪烁出无尽难言的情绪。

  儿子牺牲后,姚久穗的身体和精神都大不如前,有时会恍惚儿子还在部队,有时又哀伤地落泪。

  屏南县为照顾其生活,给她提供了屏南县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的工作,让她不用再去外地奔波。

  接到电话的时候姚久穗在海南工作,只说老家有急事要她回去,做母亲的似乎与孩子有心灵感应,她始终觉得不对劲。

  一再追问,家里人说是陈祥榕训练时受了伤,要她去陪护,这才安了心。等姚久穗赶早班车回到屏南,一进家门女儿满眼是泪地望着她,一瞬间便明白了,双腿一软,猛地昏了过去。

  这位烈士的母亲如此柔弱又如此坚强,她流着泪告诉家人:“不管是谁,在那种情况下,都会做出和榕儿一样的选择”。

  部队领导来看望烈士的母亲,问她有没有什么困难可以提出来,姚久穗摇摇头,说:“我没什么要求,也没有什么困难。我只想知道,榕儿在战斗的时候,勇不勇敢?”

  姚久穗经历过丧夫之苦,拼着命用自己柔弱的身躯扛起一个家,扛起两个孩子的未来。就在日子看到曙光的时候,命运却又给她沉重一击,让她的孩子再也回不了家。

  可姚久穗毫无怨言,在儿子入伍之前她就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听部队领导的话,要能吃苦,不要做逃兵。”

  榕儿光荣地完成了祖国交给自己的任务,光荣地完成了母亲的交代,光荣地完成了自己的誓言。

  姚久穗悲伤又自豪地说:“我儿子是保家卫国的,没有他保家卫国就没有我们的小家。陈祥榕从小到大都很勇敢,我培养了这样一个孩子我也感到很骄傲。”

  陈祥榕的遗物里有两封信,都只写了抬头“亲爱的妈妈”再无落笔,儿子浓到无法下笔的思念与母亲深到难以弥散的怀念,像边疆的雪那般纯洁,只为中国的河山无恙,国泰民安。

  今年1月9日,《解放军报》第五版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清澈的爱,永留天地》。

  文章中间有一张彩色照片,照片的左边是加勒万河谷冲突现场,中国官兵面朝外军伸开双臂,保卫着身后的祖国山河,照片的右边是蓝天下的高山白雪,圣洁安宁。

  两幅画面中间有一对笑容灿烂的姐弟,是陈祥榕入伍前身着军装与姐姐的合照,而这篇文章的作者,也正是陈祥榕的姐姐陈巧钗。

  弟弟牺牲后,陈巧钗从福州的律师事务所辞职回家照顾母亲,忙于家中事务时,陈巧钗想起了弟弟的遗志,她希望自己能穿上军装为部队服务,以另一种方式延续弟弟的生命和青春。

  于是陈巧钗报考了军队文职,第一年没考上,屏南县人武部通过劳务派遣形式将她招录到人武部工作。

  一方面方便他照顾母亲,一方面有助于他熟悉部队工作情况。第二年,陈巧钗以笔试170.8,面试85.5的高分通过2021年军队文职考试,被福建省军区福州第九离休干部休养所录取为文职干事。

  从小照顾陈祥榕的奶奶至今不知道孙儿牺牲的消息,家人只告诉她祥榕在部队表现好,被派去学习所以联系不到。

  陈巧钗常常以弟弟的名义给奶奶寄钱,要她照顾好身体等弟弟回来。奶奶还录了视频要寄给在部队学习的榕儿,她颤颤巍巍的,但骄傲地说:“祥榕,你在部队要好好锻炼,我也很想你,你要常常打电话,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姚久穗每天晚上就一遍遍播放着一首动人的歌,歌名叫《榕儿》、英文名是The Name of a Hero,由陈祥榕的战友们所作。

  歌曲一遍遍地播放着,“生命的河啊缓缓流淌,安静的岁月止不住悲伤/年轻的人们,别再彷徨,清澈的爱,只为中国”。

  一个又一个的夜晚,歌声带着榕儿清澈的灵魂,传进烈士母亲挂着眼泪的梦乡,也传到边疆,在雪山河谷间陪伴着战友们,继续守护祖国河山,寸土不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